勿忘昔日共祸福:第一百零七章 奋斗的易佳和
  

    因为,理论考是难不成你要参加实技考试?

    没错,我坚定地回答萧辉,既然体能不行头脑不行,不如参加适合自己的考试。在魔具和魔法生物的帮助下,我不认为自己会轻易失败。

    魔法生物?次郎问。

    我先郑重地向大家弯腰鞠躬,然后委托他们:我决定捕获阶级三的元素鸟,在对方同意的情况下,以其为我的灵魂契约者。希望大家帮我。

    临时抱佛脚这句话适用于绝大部分高考应试生。别说他们,就连社会人士也会这么做。能胸有成竹踏入考场的天才和蠢材毕竟只在少数。大家为想多挣得一分而垂死挣扎,但以我所知的情况来看,凡是外向点的人往往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哎呀,为什么我就没看这道题!至于内向点的人,偷偷躲在厕所里默默哭泣。

    我不明白考试的根本意义,应该说是无法理解。真要评判一个人优秀与否不能将其限制于四方的房间里逼他绞尽脑汁解答以后都未必能用得上的问题。不如放任他自由行动,从考官联合设计的圈套中观察他的应变能力,或从外界搜罗的疑难中考察他的解答能力。归根究底,在一个无限制的自由环境中往往能评判一个人优秀与否。

    萧辉捧着一本厚书坐在对面。客厅中灯光明亮,这样才不会看坏眼睛,所以我就没有提出想用炉火取暖的想法。

    将近熄灯时间,除去我们两人,大家已经在卧室中,包括查理。经历一天的特训,他们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特训是同学们自己提出的,训练得精疲力竭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相比常常临时抱佛脚的我,坚定信念突破升阶难关的他们如忐忑大地上不畏艰险飞驰的骏马,令我肃然起敬。

    我是到不了这个高度的。

    抱膝缩在沙发上,我默默地注视着萧辉。熄灯时间至,萧辉像是听到广播提示音抬头望一眼时钟。

    熄灯了,你还不去睡?萧辉起身四处找寻,发现台灯后把它安到桌台上,打开开关接着去关闭客厅中的灯。

    不需要电力的台灯?我指指。

    要的,不过不需要连接电源。你看,这里有太阳能电池板。萧辉指示。

    阴天怎么办?我问。

    台灯柱中有收起的风扇叶,能借助风力发电。萧辉回答。

    阴天无风怎么办?考虑周全的我。

    用魔法发电。应答自如的萧辉。

    找不到合适的魔法师怎么办?我似乎是在刻意为难他。

    不用台灯。他凝视我。

    我们两人相望三秒,然后哈哈大笑起来。顾及到可能入睡的同学们,我们立刻捂住自己的嘴。

    辉,一直看书无聊吗?

    我不想睡,但是有点无聊。

    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看?

    刚坐下的萧辉抬头望向我,在三秒的思考后嗯一声。

    两人挤在一个单人沙发上不合适,所以我让萧辉移到长沙发上。或许是挨他太近,萧辉转向我用眼神示意我离他远点。蹲在沙发上的我自觉侧挪。

    为什么移开?

    怕你觉得我靠太近不舒服。

    萧辉微笑说道:没关系。刚才我只是在想你蹲在沙发上的样子挺有意思,改天我也想尝试看看。

    记忆中的纪律委员虽然待人友好,却是在个别方面有些固执的家伙。毕竟是纪律委员,我能理解。然而魔法世界中的萧辉是位弱势魔法师,在得到达莱水晶后更遭受一些人的冷眼。如果不是十班的几位同学,我想萧辉会堕落成与我一样的失格者。我很庆幸萧辉坚守本心,在光明大道上刻苦探索。作为他的老同学,我一定会在他有需要的时候帮他一把。

    怎么了,一直看着我?

    没什么,随便找个借口,我只是觉得萧辉你比我帅多了。

    哪有。腼腆的萧辉。

    是真的。我感觉寝室中的大家都比我帅。

    外表有虚伪。比起外在的东西,我果然还是想接触人们内在的东西。

    好像头一次听到有人对我说出关于内在比外表重要的想法。不过,萧辉真的这么认为?人是一种会欺骗自己的生物,自欺欺人这个词不就说明了这一点?萧辉脱口而出的话语也许只是他表面的想法,由于内心的真实被层层隐藏,他没能意识到自己的真心是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