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昔日共祸福:第九十五章 狩猎任务,幻音
  

    女子叹气,回答:既不知道我是谁,又不知道我所欲何为,倘若我动真格,你们怕要死个好几回。

    硬的不行,来软的。我彬彬有礼地问:我想请你开门见山告诉我们,你的真实身份和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

    黑衣女子冷漠地凝视我,礼貌提问果然还是行不通。

    可以,自称魔法生物的女性微笑回复,我是星级六的魔法生物,是由星级四升星而来。本来我居住在布莱克森林第八区的沼泽地带,会在魔法师向我提出命令时完成他们的任务,并从他们手中获取报酬。

    由于大家对我们这种魔法生物的厌恶,即便我达成魔法师的要求,他们也会以任务完成得不好这种低劣的理由,给我和当初说好的不同的东西滥竽充数。如我们这般的魔法生物不会拒绝魔法师的要求,不是因为我们懦弱,而是我们害怕被人遗忘。

    某一天,一位魔法师来到我的沼泽屋询问为何我要对魔法师卑躬屈膝。起初我以为对方只是开我玩笑,想让我完美完成任务。我说,魔法生物不会滥竽充数。魔法师笑了,问我想不想从被魔法师囚禁的现实中解放。如同自然降谕,我点头。

    升星的过程是痛苦的。魔法师说这是我们这类魔法生物无法超星的缘故。想要追求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生活,就要有相应的觉悟。所以,我成为星级六的暗属性魔法生物,以这番样态昭告全天下的魔法师,我们魔法生物理应获得自由。

    它的说明中有多余的成分,但经历过那天事的人,大概都想起我们面对的魔法生物是谁。

    魔法师布下任务,要我绑架达莱水晶的所有人。主人说,达莱水晶是神圣的物品,于光明和黑暗两个世界来说都是一样的。作为达莱水晶的所有人,名为萧辉的魔法师是重中之重。

    我不明白主人的意思——主人的思想如此高贵,岂是我们魔法生物能了解的?‘魔法师和魔法生物没有差别,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所说的意思。’我的主人,你简直是睿智的贤者。

    能把说明讲成赞美的魔法生物也就它一个吧。

    沼泽巫婆,余晶晶停顿,应该是在想面前这个美丽的人形魔法生物叫巫婆是否合适,那天怎么回事,你不是葬身火海了吗?

    你们会伪装,我就不会用伪装吗?

    想到一个问题,我问:为什么你要告诉我们真相?对你以及你的主人来说,我们知道的不是越少越好吗?

    或许你们认为身居黑暗世界的生命都是阴险狡诈之徒,但这只是你们的偏见。主人说我们没有遮遮掩掩的必要。恰恰相反,我们就是要让你们知晓我们的目的实乃造福魔法界的所有生命,包括你们这些虚伪的魔法师们——哼,若不是主人慈悲为怀魔法生物对我们嗤之以鼻。

    无视它轻蔑的眼神,我仍有问题想提出,却被它打断:我的身份和目的你们已经清楚。接下来,你们是乖乖把萧辉以及他的达莱水晶交给我们,还是实行你们愚蠢的计划与这奇石森林中的所有魔法生物对抗?

    有第三个选择吗这句话未说出口,余晶晶一马当先提棍甩向星级六的沼泽巫婆。

    顺便一提,阶级二的火魔法师易佳和,对方特意倾斜身体对我说,请称呼我为‘白夜女巫’。

    灵魂烈焰察觉到异样。

    我来不及开口,就见众目睽睽之下,余晶晶重击亚历克斯,将其击倒在地。

    我一直觉得电脑游戏中的必杀技是很可笑的东西。明明设定是必杀技,发动后为什么总是灭不了敌人,有时还会被敌人反杀。我承认自己的游戏操作有点烂,但既然是必杀技,好歹让一个玩家能彻底打败敌人啊——时间和精力无所谓,大部分玩游戏的人不在乎这个——只要能通关就好,玩游戏最重要的是爽快。

    今日今时,我再也不敢对必杀技抱有不尊敬的态度。

    余晶晶说,寂静木偶人的必杀技名为操线的沉默。由于只是在书本中了解过星级六的暗属性魔法生物寂静木偶人,她也不知道寂静木偶人的必杀技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左顾右盼,我在余晶晶的风魔法下飞起,向她问道:魔法学院的教科书不可能没提到必杀技的具体信息吧。

    操线的沉默,是寂静木偶人发散体内的锋利细丝,使其划断敌人的可怕技能。书上有说这种细丝是与寂静木偶人相连的——我指的不是物质上,而是精神上。没错,这些细丝有意志,并受到寂静木偶人的控制,即便离开它的身体也能按它的指令行动,只不过有范围限制。

    下降高度飞入幸存的森林中,余晶晶继续向我说明:细丝不会追踪敌人,但会捕捉附近的生物。只要细丝感应到存活的东西就会束缚对象或者直刺对象或者劈向对象,结果可想而知。

    抵御的办法是有的:一个是逃离细丝的捕捉范围,一个是铲除周围的细丝,一个是设立屏障防止细丝侵入,还有一个是最有效的方法,即消灭寂静木偶人,永绝后患。

    最后一个绝对不可行。

    细丝发散是不是有时间限制,时间一到,无论细丝散布多远,必杀技都会立刻发动?

    被余晶晶夸奖还是有些得意的。

    对了,为什么你不提早告诉我寂静木偶人要发动必杀技了?你如果提早告诉我,我就会做好逃跑准备,也不会落得这般狼狈。

    你不要告诉我,说你没察觉到它发动必杀技。你可是阶级五的

    话说一半,我的视野变化,身体垂直下落。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余晶晶把我升上来,嘟起嘴说,你又不是没见到我们谈话它一动不动的场景,谁会知道它等待这么长时间是在发动必杀技而不是以静制动。

    生气就生气,干吗把我丢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