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昔日共祸福:第八章 二度 上
  

    看着萧辉傻愣的表情,我连忙掩饰:我是说,看样子不会马上下雨,你不用急急忙忙去收衣服的。

    八月十七日中午,高嘉丽会在班级教室里教导俞智福好好学习。那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既然饮水机加热事件没有发生,我根本没有任何道理要先去教室的。

    走在校园路上,观赏着校园风景,我心挣扎:要不要趁这个空闲时间去女生宿舍前面看看?正在此时我看见了前方的唐益仁,他一个人走在食堂回教学楼的路上。

    老唐,我向他打招呼跑过去问他,你今天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什么唐益仁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他不悦的缘由说出来。

    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谈谈的。作为谈判的二把手,虽然我至今谈判成功案例只有一个,但是请相信我。另外,请不用担心我会把内容外传。保密义务这个职业操守我还是有的。

    啊,唐益仁像个孩子一样愣住了,然后对我坦白,其实,我早上和我老婆吵了一架。把这件事说出来后,唐益仁有点后悔,说道:我好像不应该把这种事和学生说的吧。

    那有什么,我回复他,不是有句俗话叫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嘛。虽然我不知道为嘛这句话里有床头床尾,不过我相信很快你们就会和好如初的。

    唐益仁听了我说的话呆了一会儿,然后开心地笑起来:这是不可思议,明明是个高中生,我感觉我像在和一个已经步入社会娶妻生子的人谈话一样。

    我也想娶妻生子啊。相亲这么多次,找不到自己命中注定的人,我有多无奈,老唐你知道吗?

    啊?你这个年纪,你爸妈让你去相亲?

    糟了,太过激动忘了我现在是十七岁的高中生了。

    不不不,老师我开玩笑的。我是想逗笑你。蹩脚的谎言。

    这样啊。嗯,谢谢你。唐益仁竟然相信了我的谎言。

    那,我向唐益仁道别,唐老师,我回教室去了。拜拜。

    虚惊一场,我跑向教室。一路上,我心翼翼避免遇到高嘉丽。

    逛了这么长时间,高嘉丽也该走了吧。

    当我回到教室,除了俞智福、谢长歌和岳琦琦,里面已经有很多的学生了。

    中午铃声响起,同学们趴到桌子上午休。好了,接下来某个时刻我就会和值班的高嘉丽碰面了吧。为了避免和高嘉丽四目相视,我也趴到桌子上尝试午休。照理我睡不着的,不知道是不是以这具身体在这个世界里生存的缘故,我一趴到桌子上,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政治老师朱越已经在讲台上等待上课铃声响起。唐益仁的秘密我已经知晓,那么朱越如此开心的秘密是什么?

    怎么感觉自己像狗仔?要不得,要不得。

    政治课后是地理课。经历过一次的我在陈美芬要我站起回答问题时故作难解模样。和之前一样,陈美芬张开嘴打算旧事重提。趁着她没发声的空档,我立刻说出答案,令陈美芬无话可说。坐下的我担心陈美芬会不会不按套路出牌:我做了不同的选择,未来改变,陈美芬可能又让我站起答题。结果,到下课铃声响起,陈美芬也没有再让我站起答题。

    不同于之前的是这天晚上。回到家中的我做好晚饭正打算烧菜之时,我爸妈才回到家。妈妈见到我洗好锅,连忙要我放下来说她会来烧菜。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他们两人都没说一句明天要下雨了。

    八月十八日,天空中白云多多。偶然有厚厚的白色云层遮挡太阳,不过没一会儿云层移去,太阳又露出来。

    时间差的关系,今天到教室已经有七位同学坐在座位上了。

    早。我向他们打招呼。

    早。首先回复我的是声音柔和的吴前进。

    早上好。接着回复我的是整理好书本抬起头的周慧。

    然后没有人向我问好了。

    我一边望着正在整理试卷的叶果果,一边经过讲台到我座位上去。

    手抓饼吃完了?途经吴前进身边时我问了他一句。

    愣住的吴前进对我眨巴眼睛点点头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吃的是手抓饼?

    望着吴前进孩童般的面庞,我的良心在告诫我:不能对他说谎。

    我刚看见的。还是说谎了。

    可我是在五分钟前吃完的呀。有这么久?